動保人士起訴虐貓者 法院駁回不是給虐待行為撐腰?

  動保人士起訴虐貓者,法院駁回不是給虐待行為撐腰

  第三隻眼

  對於動物保護人員“另闢蹊徑”的起訴,法院只能是依法駁回——這無關給虐待行為撐腰,而是目前法律框架下的應然之舉。

  國內首例虐待動物公益訴訟案——“公益人士起訴虐貓大學生侵害其生命健康權”一案,有了下文。

  事情原委是,今年4月,山東理工大學大四學生范某慶殘忍虐待流浪貓事件引發輿論關注,此後他被學校給予了退學處理。來自重慶、天津、湖北等全國12個不同城市的多名動物保護人士,以范某慶行為侵犯A女士等人的生命健康權為由,從各自所在城市對范某慶提起訴訟。

  最新消息是,目前,A女士的起訴被法院以被告主體不明確、A女士作為原告主體不適格等由駁回,其他城市的起訴也多數都沒有迴音或是被駁回。

  動保人士起訴虐貓者被法院駁回,乍聽是個令人遺憾的結果,但其實是意料之中的必然情況。而駁回起訴,也並非給虐待行為撐腰,而是目前法律框架下的應然之舉。

  無論是從虐貓惡行的惡劣程度,還是從背後隱藏的虐貓黑產來看,范某慶虐貓事件不僅違背了社會公序良俗,拉低了社會文明底線,對於社會心理也造成了不小的衝擊。在此語境下,這些動保人士訴諸法律的行為,也可以看作是對動保法律打補丁的敦促,值得肯定。

  但訴諸法律,就得於法有據。現在看,這起起訴虐貓大學生案,算是動保人士們在動保法規闕如情況下的“曲線求解”——因為目前動物的健康權並沒有載入法律中,范某慶受到了校紀的處罰,但卻很難受到法律追責,這確實是種遺憾。但這些動保人士卻“獨辟蹊徑”,轉換成人的角度對范某慶進行起訴。

  只不過,從法律角度講,A女士等12位動物保護人士的生命健康權與虐貓行為之間,邏輯鏈條實在拉得太長了,以至於很難建立起直接因果關係。如果當事人確實因為觀看虐貓視頻而造成精神疾病或者其他生命健康損害,顯然需要提供切實的證據。只靠“角度轉換”就強行在二者之間建立因果聯繫,很容易被認為是濫訴。

  以虐貓視頻損害自己生命健康權為由起訴范某慶,就同此前有人起訴明星在電視里一直瞪他、在微博上給某童星多次留言未獲回復覺得人格尊嚴和身心健康受侵害等奇葩訴訟一樣,在法律上很難站得住。

  其次,起訴的常識就是被告明確,姓名、年齡、住址等確鑿無疑地是某人,區別於他人的信息明確充分,這也是《民事訴訟法》的規定。這起訴訟案在程序上卻出現了被告身份信息沒弄清的情況,明顯有失嚴謹。

  作為國內首次出現的這類虐待動物公益訴訟案,這些動保人士行動伊始,就得到了國內輿論的廣泛關注,不少媒體認為,這種基於義憤的集體訴訟討公道,很有可能是無用功,但此舉對於推動法律進步、助推共識成形,確實不乏積極意義。

  到頭來,這也不乏社會啟示:訴訟權是民眾不可侵犯的權利,如今提出這些問題,並非苛責,只是希望藉此釐清法律上的很多道理,推動問題更好地解決。

  □吳元中(法律工作者)

【編輯:陳海峰】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chinanews.com/【其他文章推薦】

※十大微商人氣排行榜商品,麼尚頭髮保養品推薦,限時索取試用!

※報好康!頭髮護理產品試用體驗組,限時索取中~

新竹殯葬業與禮儀公司有何區別?

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裝對了嗎?

※買熱水器前,教你挑選瓦斯熱水器的公升數?

※最即時的今日金價查詢!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號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