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約車司機丁衛東—— “接單多、開車忙,心裏高興”

天氣漸熱,老丁把外套脫了,只穿一件白襯衫,但是白手套還戴着,這是優質服務的“標識”。等上一名乘客走遠,他開門下車,麻利地打開後備箱,從一箱礦泉水中取出一瓶,放到後排扶手上;再拉出一塊抹布,飛快地在左後門踩腳處擦了一把,乘客留下的淺淺腳印消失不見。

老丁叫丁衛東,是上海一名網約車司機。記者坐上老丁的車,請他帶着兜一圈,順便聊聊他的生活和故事。

入 滬

“大年三十晚上,一個人下了點挂面,熱乎乎的,吃了蠻好。”握着方向盤,說起今年除夕的那頓年夜飯,老丁沒有一點遺憾,反而很樂呵。

老丁是去年春節后,從老家安徽亳州到的上海。想在大城市再拼一把,已經50歲的他安頓好老婆孩子,一個人到上海闖蕩。

“心裏想的就是城市大、機會多,拼一下試試吧。”看到綠燈就要變黃,他提前踩了腳剎車。

停車處,擋風玻璃前是一排摩天大樓,樓頂都隱入了雲中。向天上瞅了瞅,丁衛東不好意思地“坦白”他剛來時定下的願景:“我一個普通人,就是想給家裡人多掙點錢,讓他們過上好日子。收音機里節目總說今年要全面小康,咱也不能落在後頭。”

文憑不高,也沒有什麼手藝,更沒有能夠求助的親友,在大城市闖蕩,靠什麼呢?老丁說,除了一張駕駛證,“就是得能吃苦、多幹活。”

丁衛東註冊的網約車平台規定,司機一天連續接單超過4個小時,就要休息20分鐘;計費時長超過10小時,必須下線休息至少6個鐘頭。“業務量多不多,除了大環境,還得靠自己。”4小時的限制,他經常遇到,被系統提醒是常態;10小時的超長工作時間,只在最忙碌的夏天有過為數不多的幾次。

開車也有門道,重點在觀察,老丁分析着自己的判斷,“年前那幾天,路過幾個區,路上車都少了,只有浦東還有點堵。反正都是開着車燒油,沒活兒的時候就多來浦東轉悠。”

忙 碌

綠燈亮了,車繼續往前走。

大城市的生活,和想象的還是不太一樣,在流動的城市,整日奔波的司機能遇見太多的人和事。丁衛東沒想到,一次又一次與陌生人在短短几十分鐘的車程中相遇,會有那麼多生活的百態。

有一次,一名乘客從上車坐下就開始哭,十幾公里的路,全程伴隨着斷斷續續的抽泣。“我算是個挺愛說話的人,跟大部分乘客都能聊幾句”,但面對這樣的情景,丁衛東也不知道能說什麼、該做什麼,只是默默遞上了幾張紙巾。到了目的地,一張紙巾換來的是一聲“謝謝”。“加加油,打打氣,誰還能沒點困難。”丁衛東說。

每個人的生活都在努力向上,每個人的心底都有柔軟的地方。對丁衛東而言,他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兒子,因為小時候得過手足口病,在他眼裡,兒子的抵抗力和免疫力似乎要比同齡人差一些,看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他挺揪心。

揪心,為啥之前不回家過年呢?

“嗨,還不是想趁着那幾天多跑點單、賺點錢嘛。”老丁舔舔嘴唇,繼續講,“大年三十那天的生意是真好,一直跑到晚上8點多,沒吃飯,也不覺得累,回到住處,興奮得不想做飯,就下了點面。接單多、開車忙,心裏高興,那吃啥都高興。”

滿 足

一家人分隔異地,不舍和思念就靠手機視頻來表達。丁衛東說,能看見手機那頭的家人,說上幾句話,就感覺滿足了。

50歲的人,身體已經開始變得敏感了。一天在車上坐十幾個小時,腰還沒啥反應,右腿時不時會隱隱作痛,老丁幽默地把這個“責任”歸結到車的自動擋上,“沒有離合器,左腿不動只右腿動,肯定不平衡嘛。”

老丁仍然有打拚的勁頭和雄心。忙了一年多,老丁也沒仔細記下自己到底賺了多少錢,只是看到每個月的流水是穩穩噹噹的,能給家裡轉賬回去就挺滿足,但他眼裡不只有車,還在琢磨着大上海有什麼好生意可做,“看中了幾個項目,想再研究研究,有了目標就行動”。

前一段時間因為疫情,城市變得安靜,出車空跑也是浪費油錢,老丁在上海的生活頭一次規律了起來,一天有一小半時間出車,一多半時間休息,“雖然錢賺得少了些,但是休息得更好了,有失有得!”

不過,最近老丁又繼續忙碌起來,路上車多了,寫字樓的燈光又開始亮到深夜。

關上車門,和老丁告別。看着他的車匯入車流,記者衷心祝願他的生意越來越好。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societynews.cn/html/xw/ms/,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佛具宗教文物600坪清幽寬敞的參購空間

※麼尚頭皮深層清潔推薦,頭皮的困擾交給專業就對了!

板橋生命禮儀公司用心服務,守住生命最後的尊嚴

※推薦高雄熱泵平價、服務好的安裝廠商

※最即時的今日金價查詢!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號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