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策馬女副縣長面對走紅:公職人員要為公為民

  “雪地策馬”女副縣長:爆紅后要更冷靜

  拍短視頻推廣新疆昭蘇冬季旅遊資源;分管農業,此前已積累50萬粉絲

  賀嬌龍

  1979年12月出生,四川射洪人,曾長期在鄉鎮基層工作,歷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州昭蘇縣胡松圖哈爾遜鄉黨委書記、昭蘇鎮黨委書記等職,2017年任昭蘇縣副縣長至今。

  近日,新疆昭蘇縣副縣長賀嬌龍發布在抖音上的一段雪地策馬馳騁短視頻,引發關注。作為一名領導幹部,賀嬌龍如何看待“網紅現象”和流量效應?當昭蘇成為“網紅”縣,如何避免出現宰客等一些景區存在的問題?對此,12月15日,賀嬌龍接受了新京報記者專訪。

  賀嬌龍說,那段視頻能引起廣大網友關注,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網友的大力支持,是對千千萬萬紮根在祖國邊疆的基層幹部的認可和支持,“我只是無數基層幹部其中的一個”。

  面對走紅,賀嬌龍說,我們是公職人員,公職人員就要為公為民,並不是要成為所謂的“網紅”。爆紅之後要更加冷靜,停掉直播“冷處理”,就是要靜下心來潛心研究,如何進一步提升我們的旅遊服務水平和農產品品質。

  談視頻創作

  有的網友以為用了替身,並不是這樣的

  新京報:因為一段在雪地中身披紅斗篷策馬奔騰的視頻,你引起了廣大網友的關注,對這次走紅,感到很意外嗎?

  賀嬌龍:那段視頻引起廣大網友的關注,我想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性就是說網絡“爆紅”本是無心插柳;必然性是因為“賀縣長說昭蘇”這個自媒體號之前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粉絲量,從5月20日開始直播帶貨到這段視頻發布之前,接近有半年的積累和沉澱,已經有50萬左右的粉絲。這些粉絲轉發轉載,讓更多人、更多媒體看到了那段雪地騎馬的視頻,通過那段視頻,了解到昭蘇縣這個位於祖國西北邊陲的小城是天馬故鄉,是彩虹之都。

  新京報:當初怎麼想到走直播帶貨這條路的?

  賀嬌龍:5月20日,伊犁州舉辦了地產農副產品展銷會,旨在搭建農商農超直供直銷的平台,推進復工復產、復商復市,助力脫貧攻堅。這次展銷會在全州組織開展了“伊犁州、縣領導+頭部主播+產品”模式的視頻直播農產品帶貨活動,要求各縣市選派1名縣領導和1名頭部主播參與本縣市直播活動。

  邀請頭部主播的成本挺高,而我們昭蘇縣是伊犁州唯一的五類艱苦地區縣,財力有限。縣委縣政府就決定讓領導幹部接觸網絡並用短時間學會直播,去探索、去嘗試一條直播電商扶貧助農的新路子。因為了解、融入短視頻直播網絡新媒體,這也是新時代領導幹部必須面對的一項工作。

  在這之前,我們縣舉辦天馬國際文化旅遊節,為了了解互聯網思維,我在短視頻平台註冊了一個個人號,這次縣裡直播帶貨就用上了。

  新京報:你剛才說,那段引起眾多網友關注的雪地策馬視頻,是偶然拍攝的。當時是怎樣的場景?

  賀嬌龍:當時,兩個粉絲量100萬左右的網紅主播正好來到了新疆。因為我們昭蘇以天馬故鄉著稱,我就邀請她們來,希望她們在昭蘇的草原上多拍攝一些熱門視頻,推廣天馬故鄉的旅遊品牌。她們是有愛心的愛馬人士,之前沒有來過昭蘇,是完全義務免費,我非常感謝她們。她們騎馬騎得非常好,知道我也會騎馬,她們拍攝那天就不停召喚我。

  一些網友誤以為我有專業的製作團隊。其實像昭蘇這樣的邊陲小城,視頻製作專業人才比較匱乏,給她們策劃拍攝場景的都是我們縣的業餘选手。我這些由親朋好友組成的所謂團隊都不是很專業,在實幹中摸索經驗,今天你幫我拍個視頻,明天你跟我直播一下,後天你出一個小策劃,大家這樣一點一滴積累,慢慢才做到了當時的50萬粉絲量。

  那天我們的拍攝團隊也非常希望我能拍一段騎馬視頻,能增加直播間流量,更好帶動農產品的銷售。為了迎合昭蘇的冬季旅遊資源推廣我就答應了。但平時工作忙,我只能抽了兩個小時的午休時間,斷斷續續拍攝了三段小視頻,三段小視頻銜接在一起,組合成了後來的雪地騎馬視頻。有的網友發現視頻中的馬不太一樣,以為用了替身,並不是這樣的。還有的網友看到我一直抓馬鞍子,拍攝那天氣溫零下十幾℃,我穿的不是馬靴,是普通的靴子,凍得像冰塊,馬鐙是鐵制的,很滑,抓住馬鞍更加安全。

  談騎馬

  這是牧區基層幹部必須掌握的技能

  新京報:不少網友關注你馬騎得好不好。

  賀嬌龍:昭蘇是天馬之鄉,牧民都會養馬,小時候我們家裡也養馬,父親還帶我騎過馬。我在昭蘇縣的兩個鄉工作過,都有牧區,對於牧區的基層幹部來說,騎馬是必須掌握的一項技能,因為車開不到的地方,我們會騎馬去。

  新京報:有媒體報道你是四川人,所以有的網友以為你是後來到新疆工作,是嗎?

  賀嬌龍:我祖籍是四川,在昭蘇出生,出去念了幾年書,就再也沒有離開過昭蘇。我見識過大都市的繁華,也有到其他地方工作的機會,但是我自己不想走。

  因為我的家鄉是一個你還沒有走,就已經開始留戀的地方。有遊客說,昭蘇隨便拍一張照片就可以當手機屏保,這一點都不誇張。昭蘇有世界級優質旅遊資源,這裡是馬背上的小城,有兩千多年的養馬歷史,老百姓對馬的熱愛深入骨髓,對待馬兒就像對待自己的另外一個孩子;這裡是彩虹之都,是全國彩虹出現頻率最高的地方,年均出現彩虹頻率是137次;這裡有百萬畝油菜花海,從路邊開到田邊,從田邊開到山邊,從山邊開到天邊,從天邊開到你的心尖。

  不少人覺得新疆是沙漠胡楊戈壁灘,可是新疆也有昭蘇這樣的地方,是國家級生態文明示範縣,是全州唯一一個沒有荒漠的縣,生態環境非常棒。好山好水產好物,伊犁馬、褐牛都是我們的拳頭產品,馬牛羊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地走,隨心所欲。所以我的家鄉被文旅部評為國家全域旅遊示範縣,不少遊客第一次來,來看看;第二次來,就變成了回頭客;第三次來,就變成了“創客”,來這裏創作。這就證明了我家鄉的實力,值得全國人民來打卡。

  談走紅

  我更在意自己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副縣長

  新京報:有網友關注到你在抖音直播打賞收入破百萬,所有打賞收入要用於公益。

  賀嬌龍:其實雪地騎馬視頻引起廣泛關注之後,就停止直播了,所以也就沒有打賞收入了。所有的打賞收入,都是之前的公益助農直播的收入。

  之前,每次直播帶貨時,我都會跟粉絲說,我們是公益主播,不在平台賺取一分錢,所有收入都會用於慈善公益事業,銷售的每一款農產品代表的都是從田間地頭到餐桌的一個產業鏈,帶貨的這些企業基本上都是我們縣裡的龍頭企業,比如土豆粉條廠是縣裡的一家國企,是自治區級的扶貧企業,解決了貧困戶的就業問題和老百姓賣土豆難的問題。

  也有人說過,你可以不接受打賞。但是,任何一個平台都有它的平台規則和運營模式,打賞是短視頻直播平台的一種盈利手段,如果平台沒有收入,為什麼要給你推送流量呢?為什麼要讓你在平台上賣農產品,宣傳旅遊呢?還有人提出來,發短視頻就發短視頻,為什麼要發你自己的短視頻?這是因為平台是支持主播露臉的,如果不露臉,純旅遊類的自然風光短視頻,很難獲得點贊量和瀏覽量,點贊量、瀏覽量以及跟粉絲的互動,平台對這些指標有一套嚴格的計算公式,計算結果就決定了農產品的銷量和旅遊推薦效果。

  新京報:走紅前後,類似露不露臉、該不該接受打賞,這些質疑多嗎?

  賀嬌龍:我們經常講尊重規則、運用規則,我們到商業化的平台上來,在符合我們公職人員相關廉政要求的前提下,充分運用好平台的流量規則為扶貧助農助力。所以我們做直播之初就跟縣委領導和紀委部門彙報溝通過,直播賬號的打賞收入是由縣紀委監督,用於縣裡的公益和扶貧幫困,資金支取和使用過程都必須審計,同時公益活動也是由縣紅十字會、縣慈善總會和縣裡公益愛心團隊聯合起來做,這樣多方參與更加公開透明。

  宣傳部門做過測算,支持我的網友佔比大約在95%左右,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欣慰的分析數據。我認為,這個支持率並不是對我個人的認可和支持,而是對千千萬萬紮根在祖國邊疆的基層幹部的認可和支持。

  新京報:95%的支持率,想對這些點贊的網友說些什麼?

  賀嬌龍:特別感恩,感恩生在這樣一個互聯網時代,讓家鄉這樣的邊陲小城,從幕後走到了台前;感恩有一群有溫度的“家人”,“家人”指的就是那些粉絲,特別感謝他們。原來在直播間聽到別人叫“寶寶”,叫“家人”,真有些不習慣,覺得有點肉麻,但是我逐漸發自內心地感受到了“寶寶”、“家人”這些稱呼的含義。

  曾經我有三次想放棄,但是這些粉絲不離不棄的陪伴、支持和認可,讓我走到了今天。這些粉絲伴隨着我的成長,讓昭蘇這樣一個偏遠小城為全國網友所熟知,這是粉絲的功勞,更是我背後強大支持我做事業的縣委和縣政府的功勞。

  新京報:三次想放棄,是因為遇到困難了嗎?

  賀嬌龍:是的。一方面是因為平時工作比較忙,工作之餘加班做直播,體力上有些透支,工作、生活和直播發生了一些衝突;另一方面是有時候也會遇到一些扎心的話,聽到後有些傷心有些委屈,因為這不是為我個人,而是我在思考和尋找一個適合我們縣發展的新模式,這是我在嘗試探索,為什麼要噴我呢?另外我還有一些苦惱,比起直播帶貨,我更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副縣長,是不是干好了本職工作,並不想被貼上所謂的“網紅”的標籤。

  昨天(12月14日),有一個老同事說,對我這次爆紅和相關的報道比較反感,因為大家只看到了表象。我曾經在昭蘇縣一個叫天山鄉的地方做過鄉黨委書記,這位老同事問我,你在天山鄉做了很多對老百姓實實在在的舉措,得到的尊重和認可難道不比你成為“網紅”更有價值嗎?我也思考了很久,在贊同老同事的觀點的同時,我想,我現在做的並不是為了博取眾人的眼球,在網紅的背後,我必須更加清楚地知道我是誰?為了誰?我在幹啥?我想只有想清楚了這幾個問題,其他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我想此次雖然意外走紅,但面對全網觀眾,我的初心是熱愛我的家鄉,我的目的是旅遊打卡地的推介。這裏沒有私利、沒有作秀,我在網上呈現出來的,其實也是之前多年工作經歷的積累和沉澱,是多年來源自於對家鄉的深入骨髓的熱愛,由此爆發出來的一種力量。

  談幹部觸網

  新時代需要我們勇敢地站出來去探索

  新京報:“網紅”是把雙刃劍,也是有風險的。你對風險有預估嗎?

  賀嬌龍:自媒體時代帶給我們新的機遇,公益助農直播必須有人來干,我是縣裡分管農業的副縣長,兼任縣農辦主任、農業農村局黨組書記,當縣裡安排我做直播帶貨的時候,我責無旁貸。

  我也認為公益助農直播是一件大有可為的事情,一方面好山好水需要好的流量,昭蘇需要一個從幕後走到台前的橋樑和紐帶;另一方面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大家需要好的農產品,這正是昭蘇擁有的。那麼誰來做這件事?誰來付出?這就需要我們新時代的幹部用自己的辛苦指數來換老百姓的幸福指數,我們必須站出來,和平年代雖然不需要我們像革命先輩們拋頭顱,灑熱血,但是也需要我們勇敢地站出來去探索,去務實創新,做一個有溫度的新時代幹部。

  新京報:現在昭蘇縣已經成了“網紅縣”,下一步準備怎麼干?

  賀嬌龍:我們是公職人員,公職人員就要為公為民,並不是要成為所謂的“網紅”。爆紅之後我們更加要冷靜,停掉直播“冷處理”,就是要靜下心來潛心研究,如何進一步提升我們的旅遊服務水平和農產品品質。縣裡專門召開了專題會議,圍繞旅遊交通、旅遊安全、旅遊衛生等方方面面,做了部署和安排,農產品也制定了相應的發展規劃。我們想辦法讓這波流量實實在在地沉澱下來,避免娛樂化和假大空,讓流量惠及更多的農產品企業,惠及更多的旅遊從業人員,惠及更多的百姓。

  我沒有想當所謂的“網紅”,縣裡也不是要把我培養成“網紅”。縣裡的初衷是要通過自媒體平台,探索和創新一條新的發展致富之路。因為互聯網時代,要求我們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群眾在哪裡呢?就在自媒體平台中,所以就到這裏來了。

  流量是有誘惑,但是不能只追求一夜爆火,甚至於為此投機取巧,踏實幹事才是流量的真正的落腳點。大家都應該在本職崗位上兢兢業業、踏踏實實做事。

  A14-A15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王姝

【編輯:陳海峰】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chinanews.com/【其他文章推薦】

※麼尚草本沐浴乳,生薑洗髮精,控油清爽不乾澀

>※自行創業省成本, 租營業登記地址省房租!

※最即時的今日金價查詢!

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裝對了嗎?

※省錢優惠推薦-結婚黃金出租流程服務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號由來?

※加入飲料調製運送服務職業工會享有什麼福利?